敏敏

[團兵]couple

日常空白:

史密斯團長的興趣是批改公文、編寫戰略、思考陣行、和貴族社交吧?
里維看男人歪頭很認真的一筆一劃繪圖,男人做這些事時自己總會嗤之以鼻,畢竟畫地圖哪個分隊都交給副手做,自己也總愛口述給艾魯多或君達,團內大概只有史密斯團長會親自動手。

也不是要增加部將負擔,但平時分隊長的公務已經夠多了,畫圖這項精細的工作會將剩餘一點的偷閒時光佔去。
站起身拿過拆信刀,里維看艾爾文還是專注的畫著直線橫線,這個鐵打男還有一堆事沒做,算是好心替他拆了寄來的信件。

里維將信拆開後自顧分成重要和不重要兩堆,貴族的邀請函全部丟到不重要,反正最近要出城了,等命回得來在應邀也無妨,幾封私人信件、其他單位的通知放在重要,里維拆著拆著,在將最後幾封信拆開後,冷笑一聲,丟到桌上。
停下手中的繪圖工作,艾爾文抬起頭看里維滿臉嘲諷,知道他不是看到什麼不會打斷自己作業,低下頭,看到幾禎做工精細的女性圖畫,喔了一聲又低下頭,不意外是貴族替自己挑選對象。

一個將死的男人,艾爾文忍不住又笑了一聲,聽里維又冷笑一聲,停下手中的作畫,艾爾文將筆和尺放到一旁,問里維要不要喝茶。

「喔好啊。」
大步回到柔軟的沙發邊,里維翹著腳看艾爾文泡茶,茶泡好端過來後,毫不客氣也不在意熱度的喝了一口。
「小心喝啊。」
「你才要小心操守呢,花名滿天下的史密斯團長。」
「那些我可是一個不剩的拒絕了,真不知道那些人在想什麼。」看里維吐出舌頭覺得燙的樣子,明明有點貓舌,喝湯時總是放涼再喝,但唯獨紅茶,總是迫不及待啊。
艾爾文吹了吹手中的熱茶,看里維又喝了一口,咂咂嘴舔舔嘴角的模樣,一邊笑一邊閒聊。
「真不知道讓女兒當寡婦的心態是什麼?」
「因為你又高又帥啊、團長大人,牆內的人很在意優生學的。」
「是我的話寧可平凡一點,不要死就好。」
「這個條件很簡單啊,連地下街骯髒的豬玀都符合資格。」
「呵、是嗎?」
「話說,條件這麼簡單,怎麼到現在還是單身啊?團長夫人呢?」
「我剛說了,沒人希望讓心愛的人守喪,那還真是痛啊。」兩人時常就這樣聊了起來,就算不是多愉快的話題,艾爾文和里維也從不閃避,互相玩笑或嘲諷一樣沒少過,偶爾,旁人聽了還像針鋒相對的吵架。

「聽起來是有經驗的人啊。」
「是啊。」艾爾文淡淡的說,終於喝了茶但還是燙到了,嘖嘖兩聲將茶放下,轉頭看里維挑眉有些好奇的看了過來。「你知道的,瑪莉、我的父親。」
「還有你的部下、你的朋友,同期死黨,還有好多好多。」
「感謝補充。」
「你這傢伙如果想不開,就注定一人終老啦。」
「那你呢?」

里維肩膀聳了一下,好像艾爾文問了一個無聊的問題,原本不想回答,但在相視許久後,里維咳了一聲避開艾爾文尖銳又炙熱的眼神。

「沒想過,我覺得噁心死了根本沒辦法想像自己乖乖回家的樣子。」
「你沒想過平凡的樣子嗎?」
「是啊,想想每天說我回來了,噁、想想雞皮疙瘩都要掉滿地了。」
「也是,你是個安靜不下來、就算巨人全滅了,還是拼命往前衝的人吧。」想想里維放假休閒時也靜不下來,不是找部下對練,就是來自己辦公室打擾。
「呵、兩個孤單老人。」里維嘲笑到,將手中的茶喝乾了,喝乾後,將杯子遞給艾爾文,看男人替自己斟滿紅茶,那個動作像在倒酒。「哈哈哈你這個蠢蛋。」

「呵。」里維時常笑得很開心,雖然這對多數人來說是很不可思議的表情吧,但兩人私底下就是這樣,笑著、鬧著、一起前進一起負擔。「你這樣說很傷人啊,如果你老了沒人跟你拌嘴怎麼辦?」
「難不成團長大人老了缺一個推輪椅的嗎?哼,如果你真的走不動我可以勉為其難的揹你啊。」
「聽起來真可靠。」艾爾文故意提高音調,「只好勞煩你替我把屎把尿了,可靠的里維兵長。」
「等你失禁我就把你丟到水溝裡,噁心死了我在喝茶耶!」拿過杯子喝了一口,也許已經放一陣子沒這麼燙了,里維嘖嘖兩聲,「還有,我跟你才差幾歲,你都變成那種廢物了我是好到哪裡?」
「那只好用退休俸請人看顧了,兩個人一起請錢應該夠吧?」

也許是聊開了,艾爾文有一半認真了起來,很認真的規畫讓里維又再次瞪了過去,這次艾爾文沒有停下來,連房內的規劃都開始想了。
雖然想捏他或揍他,但又忍耐下來聽了一陣子艾爾文的養老房子設計規劃,里維不禁看像放在桌上的陣行圖,男人真是孜孜不倦到讓人發噱的地步。

「喂!可以停下白日夢嗎?話說,誰知道你巨人死光後會不會變成良家婦男,到時候有個端莊的女人照顧你,把我踢得遠遠的。」
「這種事情不會發生吧。」艾爾文停了下來,喝口茶,微微笑,「我還沒遇過像你一樣好相處的對象,我想你是唯一一個而世界上絕對找不到第二個了,所以就容我和你手牽手老到死吧。」
「你這些話應該說給那些女人聽,她們大概會氣死。」桃花旺盛的團長如果真的將這席話告訴誰,自己大概會被釘死吧。
「我是認真的啊、里維。」
艾爾文終於拿起茶,喝了兩口後看里維舔著嘴唇,看他又瞪過來的厭惡模樣。

又是安靜的對視,空氣中很安靜,直到里維有些無奈的嘆口氣,站起身。
那精實的身體紮實的體重落到自己腿上,艾爾文愣了一會兒,手中的杯子被里維拿開,看他緊皺著眉頭,手攀上自己的肩膀,在很安靜中,里維殺氣騰騰的臉稍微緩和,兩人就這樣對看。

不知道是誰先前進一步,艾爾文猜是自己吧,圈住他的腰貼上他的嘴唇,也許想要這樣做許久了,又或者是受不了那雙深邃眼底的誘惑,細長的睫毛顫了顫,兩人都沒有閉上眼睛,都些許笨拙,輕舔對方因為紅茶有些紅潤的唇瓣,艾爾文聽到里維小小的哼了一聲。
終於無法忍耐的,緊抱住他、親吻、撬開他緊閉的唇舌,像品嘗甜點、或他嘴中殘留的茶香。
安靜的辦公室只有親吻的細碎聲,直到兩人品嘗夠拉開些距離,艾爾文聽到里維哼了一聲。

「媽的還真的要陪你這個蠢混帳一輩子了。」
「是啊。」
現在想想,也許就是想跟里維到老吧,因為恐懼和害怕在他眼中都不存在,也因為這樣,在他身邊,總是勇氣十足,感到希望。
「我還是不想推史密斯老頭子去曬太陽啊──」里維好像有些不滿的說,艾爾文連忙又吻上。
「──放心吧,有你在身邊,我想我會一直走下去。」並不是多甜蜜的話,但艾爾文又看到里維露出溫柔的笑臉。
他輕輕點頭,兩人額頭輕碰,一起笑出聲了。

评论

热度(49)

  1. kimster2007日常空白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ε ⑶·⑦·㈨ З日常空白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weidan163.hi日常空白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梦孩児日常空白 转载了此文字
  5. 敏敏日常空白 转载了此文字
  6. ggnn.ggmm日常空白 转载了此文字